玻璃砂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玻璃砂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樊纲民营银行并非闹着玩不一定比制造业赚的多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5:49:43 阅读: 来源:玻璃砂厂家

樊纲:民营银行并非闹着玩 不一定比制造业赚的多

中国3月份汇丰制造业PMI初值创八个月新低,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原因何在?未来GDP增速如何?当前中国经济主要风险是什么?城镇化又会对中国经济增长有何影响?影子银行到底需不需要监管?本期《财富观察》我们邀请到了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,与樊纲一起探讨当前经济中的热点话题。  樊纲:中国经济增速确实较低 政府要正视问题

东方财富网:中国3月汇丰制造业PMI初值48.1,创八个月新低,您怎么看待这个数据?这个数据会不会影响到劳动力市场?  樊纲:我认为,第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确实比较低,主要问题是因为过去三年经济实现软着陆之后,没有出现大的危机,但是很多问题可能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来处理,特别是产能过剩。现在很多行业还面临产能过剩的问题,尽管汽车行业已经恢复过来了,但是钢材、水泥、建筑机械、建筑材料加上一些新兴战略性产业,都处于产能过剩状态。有些中西部地区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也有一些过剩的问题,积压的卖不出去的房子,这对市场都有很大的压力。加上现在的影子银行还需要监管,地方融资平台机制错配的问题,它应该用长期债券的方式来融资,或者用投资的方式融资,而不应该用银行短期贷款的方式来融资。机制错配的问题还没有真正出台一些政策来解决它。  现在中国经济确实比较低迷,汇丰这个数据也反应了这个情况,政府要正视这些问题,先不说要采取什么刺激政策,而是要正视这些问题,不去解决这些问题,这些问题就一直存在,比如关于地方政府机制错配问题,政府不去加大力度解决,它就永远在市场上压着,不去对影子银行加强一些监管,就没法解决当前它存在的问题。过剩产能能否剥离,能否采取措施把银行存量调整过来,必须正视这些问题才能缓解市场预期的压力,才能缓解增长速度下滑的过程。  樊纲:中国经济未来七年保持7-8%的增速可以实现  东方财富网:您怎么看待中国经济未来的增速?  樊纲:现在的情况是中国PPI,就是生产者价格指数连续25个月负的。CPI当中除了食品,制造业产品的价格连续17个月是负的。这些数据显示我们现在有点通货紧缩的征兆。  我认为,7.5%的GDP增速也不算低,7%到8%之间也许就是现在的增长潜力,现在的现实速度可能低于潜在增长速度。不过通货紧缩有各种原因,处在两次过热后遗症清理的过程当中,因此这时候压力大一点,特别低一点也是属于正常的。但是反过来,从这个现象可以看到也许现在处在潜在增长率的边缘上,相对比较低的潜在增长率边缘上。  所以,我认为,把这些因素整个加起来算,继续用要素法去计算,用滤波法来判断。应该可以得出一个结论。 “十三五”期间,也就是到2020年,中国经济保持7%-8%的增长速度是可以实现的,是合理的。  樊纲:经济过去两位数增长过热 当前是回归正常  东方财富网:您如何看待当前中国经济增速放缓?您认为是否会面临硬着陆的风险?  樊纲:我认为,中国经济当前并不是增长放缓,而是从过去两位数的过热增长回归到正常增长。  在过去十年中,中国经历了两次比较大的过热增长。一次是2004年下半年开始,到2007年,是暴热增长。到了2008年进行了调整,直到2010年恢复到正常增长。但房地产和地方融资平台又把经济刺激起来,2010年其中一个季度经济增长12%。但到下半年,清查地方融资平台债务,货币全面紧缩,经济跳了一下没有太高就回落了,然后是三年的软着陆。  我认为,两次过热增长产生了一些后遗症,这些后遗症也都反映到了金融上。一是产能过剩带来的问题贷款和一些影子银行的贷款。二是过度投资导致钢铁、水泥等产能过剩。此外,还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融资机制错配问题。  樊纲: 中国经济主要风险是过热  东方财富网:您认为当前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的主要风险是什么?  樊纲:中国维持7%到8%的增速依然是世界范围内的高增长。两位数的增长是过热增长。中国过去30年的发展也并不都是两位数的高增长,经济增速在9%以上会通货膨胀,到10%以上是通货膨胀加资产泡沫。  中国当前经济主要风险是过热,要防止经济过热增长带来一系列的问题。另外,中小企业要专注,只有专注才能出品牌,才能出质量、技术,才能获得创新的能力。我们再专注发展二三十年,当中国一大批中小企业成为世界不可替代的中小企业,我们才有大的发展前途,中国经济才有大的发展前途。  樊纲:国企改革的成效取决于具体的制度改革   东方财富网:新一轮改革启动,中石油和国家电网等,门槛都已经放开了,您怎么看待以混合所有制为主的国企改革?会给中国经济带来哪些调整?  樊纲: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国企改革的一个新的方式,其实过去也曾实施过,这次再提出来,就进一步表明政府希望看到更多的民营资本能够参与,民营资本能够进入各种领域。现实当中,会形成怎样的投资格局,那取决于当事人,取决于民营投资者的看法,他们会判断这个项目值不值,进去之后是否有话语权,是否能够获取收益。这些由民企去判断,而且相信这些民营企业家、民营投资者还会判断守不守信用,有没有法制保护。  国企改革在现实中能做到什么程度,取决于各方面制度改革,不仅仅说开个口子,有个政策。要关心法制能否健全,市场契约能不能得到保障。中国现在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契约没保障,资产交易没保障,比如买房子,现在跌价了就房闹。政府应该要强制对这些问题进行法制处理,这些要是没有保障,大家就没法做生意。所以体质改革要想发挥市场作用,涉及到一系列的制度建设,要先看看能不能真正起作用,能不能真正实施下去。市场要发挥作用,还要求一些其他的改革配套,但是无论如何,将来都是一种市场交易。  有的投资者抱怨中石油和铁路都太大,不知道该如何去投资,我认为,大的铁路投不了可以投小的,地方铁路也可以引入民营资本,口子开了,各种可能性都会有,所以结果是否乐观,还要看具体的实践操作。  樊纲:减少政府干预 会有更多红利释放  东方财富网:您怎么看待改革红利?您认为它的潜力有多大?  樊纲:我认为,改革红利仍然具有巨大潜力。它可能不比90年代大,不比00年代大,但仍然具有潜力。把千百万人的创造力发挥出来,真正减少政府的干预,企业能够真正自由创造利润,仍然会有很大的红利释放出来。  增长的潜力并不一定变成现实的增长。潜力发挥出来需要做很多的事情。主要是两个层面:一个是政府层面、宏观层面;第二个是企业层面。政府层面要改革、建立国家的科研体制,改革教育体制。然后要进行各种体制放权让利的改革,释放改革红利,同时要搞活宏观调控,不要出危机。  我认为,中等收入和低收入的差别就在于社会劳动过热。潜力还在,就要看能不能把潜力挖掘出来,按照潜在增长率的分析,如果还有7%到8%的潜力增长率,按照这样的正常速度再增长7年到2020年,基本上步入了中等收入,虽然这个定义有问题,但毕竟上了一个台阶。  樊纲:城镇化是人的城镇化 对政策措施乐观  东方财富网:您怎么看待新型城镇化?城镇化会对中国经济增长有何影响?应该从哪几个方面着手?  樊纲:城镇化是非常重要的,取决于人是否能够进城,人能进城了,劳动力供给情况就改善了,不仅劳动力供给改善了,而且人力资本也改善了。因为人一旦进了城,他有在城里长期生活的预期,就会努力去学习,去积累技术,制定自己的职业规划。现在打一枪换一个地方,永远不会有知识资本的积累,所以,这对新型城镇化具有重要的意义。  另一方面,城镇化也是趁着现在储蓄率比较高,去搞一些基础设施建设,也是使现在的储蓄有用武之地,使投资需求稳定增长,对当前增长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。所以,新型城镇化最近政府确实在推,而且推的力度比较大,各地方政府也开始意识到没有别的路,必须鼓励农民进城,采取一些政策,提供一些基本服务,对这个问题我还是比较乐观的,终于有进步了。现在,针对农民工子女上学的问题和农民工的保障问题,各地方政府态度还不一样。  樊纲:民营银行不是闹着玩 不一定比制造业赚的多  东方财富网:全国两会之后,民营银行正式落地。您认为民营银行能否解决中小企业贷款难的问题?  樊纲:银行不是闹着玩的,投入很多,收益不一定高,没有真正的银行的知识和技能,开民营银行也不见得就比做制造业赚更多的钱。总的来说,民营银行已经鼓吹多年,一定要进入产权多元化,特别是发展地方的中小民营银行,要让地方的人,充分利用地方信息,为当地的民营企业提供服务,融资成本才能降下去,民营银行为地方企业提供贷款这件事才能实现。  当地的民营银行,决定批不批准贷款,用不着再去层层调查,花费各种成本。用地方信息解决地方金融的问题,总是有好处的。民营银行才刚刚开始,具体情况还要看进一步的发展。  樊纲:影子银行目前风险可控不等于不要监管  东方财富网:您是怎么看待中国影子银行的监管问题?有一种观点认为,目前影子银行风险是可控的,不需要监管,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?  樊纲:影子银行风险可控也是需要监管的,不能说现在可控就不用监管。如果法制健全,或者仅仅就是私人投资,那监管就不需要太多,只要有法制规范。如果没有监管,不能骗人投资之后,有了问题说破产就破产。  过去,货币当局没有太多监管,因为一开始是一些普通投资,不涉及多个不执行的小企业,现在情况不太一样,多数来做理财了,通过理财搞信托等,尽管理财的时候也会签署风险协议,但毕竟涉及多数人,一个项目如果有二三百人,那就变成一个公众性质了,这种情况,货币当局理论上应该监管,至少需要更多的信息披露,要有更多的保障性措施。  过去一段时间,影子银行规模其实不大,美国影子银行跟银行贷款的比率是200/100,而我们是30%左右,我认为,总的来看,规模不算大,而且早期的发展确实是一些大投资者,所以风险是可控的。不过目前风险可控,不等于不要监管,而是要取决于它的性质。  我认为,这次金融当局的态度是对的,新生事物不断发展,发展当中看问题,我国金融以前不是贷款就是存款,现在终于有了新东西。影子银行不是非法银行,影子银行是合法的,只是还要通过规范使其更加合规。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